和他讲国情,他和你讲接轨;你和他讲道理,他和你耍流氓

采民谣以观民情这种事,咱老先人是有传统的,如《伐檀》《硕鼠》等,皆对贪官污吏揭露得入木三分。古之民谣,类乎今之段子也。最近听到这样一个奇段子,窃以为颇具《伐檀》《硕鼠》之妙:
你和他讲道理,他和你耍流氓;
你和他耍流氓,他和你讲法制;
你和他讲法制,他和你讲政治;
你和他讲政治,他和你讲国情;
你和他讲国情,他和你讲接轨;
你和他讲接轨,他和你讲文化;
你和他讲文化,他和你讲孔子;
你和他讲孔子,他和你讲老子;
你和他讲老子,他给你装孙子!
你是谁?他是谁?这个好理解——你是人民,他是某些官员。谜面如此,谜底为何?这个不难猜——什么都讲了,唯独不讲理。
之所以向大家隆重推荐这个段子,实在是因为它虽然很短也很“搞”,却非常有助于我们理解当下的“十万个为什么”——为什么信任司法起诉官员强奸,关于强奸细节的笔录却被贴到大马路上遭二次羞辱?为什么抱怨几句发发牢骚,就动辄遭遇彪悍的“跨省追捕”;为什么老老实实有秩序地参加公务员考试,排在前三位的都是局长大人的千金;为什么经济适用房只要房价一“经济”,马上就被官员“适用”了;为什么你要上访讨个公道,地方官会不由分说把你塞进面包车送到党校柴房里;为什么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,却被忽悠着要支付全世界最高的油价……理解好了本段子的中心思想,这么多为什么就很容易心平气和地理解了:他什么都跟你讲,可他讲的和你讲的根本不是一回事。
这几年都在强调“表达权”,也就是要让老百姓说话,官家也不再我行我素地“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”了。老百姓在说,官家也在说,可每次,“最终解释权”好像都握在官家的手里。你说公仆要财产公开,他说这是隐私权,反问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开;你说要预算公开,他说这事很复杂,有些属于国家机密,你瞎操什么心;你说油价不能升,他说国外又涨了咱得接轨;轮到国外都降了你喊着接轨,他说不行啊咱们国情特殊,你们这些人咋啥都不懂……得,他“总有理”,你“总被训”!被训几句,忍辱负重的中国老百姓还是“能够承受”的,可如果被羞辱死、冤枉死、折腾死,恐怕就只剩下家属“情绪稳定”的机会了。
都说当下国人的基本状态是焦虑、浮躁,按照心理学的说法,缺乏安全感,根子就在社会充满不确定性——你想讲道理,可能遭遇耍流氓;一旦你被逼得也想耍流氓,人家又跟你讲法律。
所以,要想走出目前的困境,当务之急是打造一个“对话型”政府——能在官家和老百姓之间建构一种看得见、摸得着、想得到的对话与互动框架,遇到事情能在这个框架中“友好而愉悦地洽谈”。而要将当权者顺利拉回到谈判桌上,让他跟你认认真真讲理,不真金白银地增大人民群众手中的谈判砝码,不想办法实现民主博弈的现实增量,光靠千条百条自律、承诺,基本等于搞“官家形象的形象工程”。事实已经并将继续证明:民主是一种观念一种意识,更需是一套办法。

本站点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