领导干部莫“豁翎子”

作者:红船观澜
“翎子生”,是我国传统戏曲中的小生行当之一,其头冠上的两根翎子,上下翻舞起来,包含着种种“戏语”。翎子一豁,暗送出喜悦、惊恐、忧虑等信息。后来一些地方将“豁翎子”意思进行了引申,把人们之间的暗示称为“翎子”,其中,“豁翎子”一方常常通过某种言行向对方暗示想表达的信息,如对方会意,就叫“接翎子”。两个人的交流常常就在“你一豁”“我一接”中暗中传送。
现实中,“豁翎子”“接翎子”在不知不觉中衍生成一些干部交流的潜在“技能”,甚至成为某些单位或部门的一种政治亚文化。有的领导干部说话像打谜语,说半截留半截,意思从来不明示,经常弄得下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;有的领导干部说话故弄玄虚,本来简单几句话就能表达清楚,硬要在意思之外再加几层意思,让人理解起来如开连环锁;有的领导干部连签字都藏着门道,“横着写”表示“搁着不办”,“竖着写”表示“贯彻到底”,一些新进机关门的年轻人“吃过几次亏”后才被单位前辈“一语点醒梦中人”。凡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
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有“明”有“暗”,有时候限于时间、地点、条件,直来直往不便于表达,于是便通过某种特别的方式让对方“心领神会”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符合我国传统中的“含蓄”文化。但是,一些领导干部将“暗语”带到工作中,甚至使其庸俗化,就甚为不妥了。结果往往是,既折腾人,又耽误事。
深究根源,这种情形折射出一些领导干部的价值观发生了扭曲,“乌纱略戴心情变,黄阁旋登面目新。”有的人当上了领导就膨胀了自我,觉得自己成了“人上人”,身份不一样了,头就得抬得高一点,说话自然也要不一样:话不能说得太多、不能说得太快、不能说得太满、不能说得太明白,否则就不太像个领导。想要有“领导样”,就得保持一份神秘感,让下属多揣摩自己的心思。
教者效也,上为之,下效之。一个单位或部门的文化、氛围、战斗力,很大程度上与其领导班子特别是“一把手”的工作、处事风格密切相关。如果领导班子特别是“一把手”热衷于搞变相的“豁翎子”,说话总让下属“猜谜”,就容易造成下属分出额外的精力揣摩领导的弦外之音,工作效率自然就会变得低下,同事之间的交流也容易变得不顺畅,整个单位的风气也会受影响。久而久之,“兰室”成了“鲍室”。
毛泽东曾说:“官气是一种低级趣味,摆架子、摆资格、不平等待人、看不起人,这是最低级的趣味,这不是高尚的共产主义精神。”领导干部的一言一行,展示的是一种形象和精神气。这种形象和精神气并非浮于外表、言语,而是蕴含在其德才和实政之中,蕴含在其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之中。领导干部若热衷于“豁翎子”“猜谜语”,不仅自身误入歧途,更容易带坏下属,影响党风政风,这种歪门邪道的“招数”不能沾。
清清爽爽、干干净净、明明白白,是一个健康、积极、有战斗力的单位或部门应有的氛围。在群众眼里,领导干部真正的好样子不是“高人一等”,更不是爱故弄玄虚“豁翎子”的样子。人们看重的恰恰是领导干部的“里子”,是其为人干事的作风与“内功”。

你越对,得罪的人就越多

曾仕强
中国人求的是圆满,绝对不是对错。实际上这是最难做到的。中国人最讨厌没是没非的人,但是中国人最不喜欢是非分明的人。凡是是非分明的人,人缘都不好,事情都办不通。
我们是要求很高的民族,我们要在圆满当中去分对错,分对错分到不圆满,那你就前功尽弃。西方人是很简单的,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,中国人绝对没有这回事。
在中国,经常犯错的人反而没有事,经常对的人反而搞得倒楣透顶,这是不是很奇怪?你要知道,你越对,你得罪的人就越多。我必须要说明,听中国人的话要很小心,我们绝对不是要你同流合污,绝对不是要你投机取巧,但是我们要你顾虑大家的面子,要你能够随机应变,要你能够忍一时之气,否则这个是非永远是讲不通的。
是非在中国社会是高度困难的一件事情,说清楚一点,我们是中有非,非中有是,这个人这一部分做对了,他一定有一部分是做错的。一个服务员跟客人吵起来,你再有理由,也还是你错,为什么?你让他不高兴,你就是错的。不管你怎么对,你让他不高兴,那你就是错了。
西方人吵架,对错会分得很清楚。中国人两兄弟吵架了,是不能分谁对谁错的。因为分了你对我错以后,兄弟就不会同心,以后就没有感情了。我们看到西方人兄弟之间的感情是没有我们深厚的。大人在处理这种兄弟吵架的事情时,一定要说两个都有错,两个都该骂,然后还要告诉他们,兄弟只有不吵架才是对的,只要吵架,两人都错。这叫做大是非跟小是非。
中国人是讲大是非的,只要是兄弟就不能吵架,有什么事好好商量。小是非是说,一定要分谁对谁错,分半天,分到最后离心离德,尽管天天住在一起,但是有时候还不如路人。
现在的小孩会把自己的房门关起来,告诉爸爸妈妈,我的信你们不能看。可是中国的父母不会接受这样的说辞,不看怎么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干什么?那种允许孩子有个人隐私的做法都是外国人的东西。外国人是孩子的事情他自己负责,因为在外国,孩子到18岁以后,他跟父母几乎没什么关系了。在中国,孩子到了30岁,还是父母的孩子;孩子40岁做错了事情,做父母的会更丢脸。
外国人看到小孩,会先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 我每次看到这个都觉得很好笑:小孩叫什么名字,跟你有什么关系?中国人不会这样问,中国人看到小孩,二话不说,先问:“你爸爸是谁?” 你爸爸是谁比较重要,你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关系呢?
可见,中国人永远是连在一起的,中国人见到小孩,比较关心的是他爸爸是谁,至于他叫什么名字,告诉我们,我们也不太注意,因为他分量不够。而且我们据此可以随时变化——你爸爸是谁——我爸爸是领导——请进请进,拿出家里最好的巧克力糖给他吃。有人就因此说中国人很势利。我想请问大家:势利好不好?
你说不好。那我告诉你,就是因为势利,我们为了人家看得起;所以才会争气,才会不断上进,否则,如果大家都一样,你还要那么努力,那么辛苦干什么?我们中国人,无论到了哪里,永远都会想一件事,叫做:光宗耀祖!
你说好。那你太肤浅了。难道人活着就是为了让别人看得起吗?
那么,中国人很现实很势利,好不好?我想到现在为止,我们已经非常清楚了,中国的事情没有什么好,也没有什么不好,四个字,合理就好。根本没有绝对的:好坏是非。
所以,最后提醒大家一句,切记:得理要饶人,理直气要和。

从至尊宝到孙悟空,你看懂了吗?

前几天陪儿子看大话西游,不自觉地在网上搜发一下,发现在篇文章觉得有点意思,转载一下。
从至尊宝到孙悟空,你看懂了吗?在我十几年前没看懂,你呢?
托塔天王
我突然想到了大话西游完结时的最后一句话,他好像一条狗啊!!。
我就百度了。
百度之后,我留下了十年前亏欠这部电影的眼泪。
大家是不是都被一种无形的大手压着,喘不过气来,那些无忧无虑哪里去了。
都看过大话西游,当至尊宝套上紧箍咒的时候他内心万般无奈,可是为了某人某事,他不得不这样做,至尊宝是孙悟空的不羁,潇洒,对人生的态度,那是之前,当有了压迫,那些必须做的事情,至尊宝也无奈了,他不得不套上这个枷锁,我的文采不好,见谅。
以下有些话,是本人从网上找到的答案,谢谢这些用心看的人,点解我们。
你喜欢斧头帮帮主至尊宝,还是喜欢齐天大圣孙悟空?答案一定是至尊宝。至尊宝放荡不羁,无拘无绊,但敢爱敢恨,纯真可爱。
那么你又仰慕谁?谁是英雄?
其实从至尊宝到孙悟空的蜕变,正是反应了一个从男孩到男人的心路历程。这里正是让大家伤心的事情:至尊宝已经死了。
唐僧又是谁?我们是不是想起了我们的父母,我们的老师,我们的前辈。哪一个男孩子没有经历过他们的谆谆教导,又有哪一个人没有产生过一种强烈的逆反心理,没有反抗。但是,当每一个人成熟起来后,成为了男人,都会由衷地感谢他们的教诲,或者后悔没有听他们的话。
“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,身披金甲圣衣,脚踏七色云彩来娶我。”
紫霞仙子是那种令每一个男人倾心的女性,她对自己的意中人要求不高,仅此而已,但是试问,你能做到吗?至尊宝做到了吗?他做到了,不过代价却是……其实,紫霞仙子就是我们心目中的女性形象,她的要求就代表了女性对男人的要求。
牛魔王又是谁?他代表了这世界上一种无形的力量,他夺走了紫霞,夺走了晶晶,也夺走了至尊宝的快乐。这种力量使至尊宝和他代表的男人们失去了往日的伊甸园,要想找回昔日的快乐,就必须战胜它。
说到这里,先整理一下思路,看看我们发现了什么。随着牛魔王的出现,至尊宝再也不能享受往日无忧的时光。他要找回心爱的晶晶,也要夺回更加深爱的紫霞。他曾一度寄望于月光宝盒——它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可以使至尊宝避开同牛魔王而直接交锋而获得自己想要的。其实,每一个男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曾经有过这样的幻想,但是,面对无情的现实,幻想一次又一次地破灭。直到最后的关头,至尊宝终于醒悟,靠月光宝盒不行,至尊宝更是没有那个本事,只有成为孙悟空,只有戴上那个金刚圈,他才有能力同牛魔王一较高下。
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。你想要得到吗?那么好吧,你先放弃吧。你必须做出选择:
如果选择作至尊宝,那么快乐总是很短暂;选择作孙悟空,你就要忍受无尽的痛苦……这个世界的规则好象是牛魔王制定的,那么恶毒,在它面前,那段“一万年”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,只能成为一个男孩子蜕变成男人的时候留在心底最深的伤痛。
或许唐僧说话的方式从来就没有变过,只是在至尊宝醒悟的前后听来有完全不同的感受。那么至尊宝是自觉自愿的醒悟吗?不,他并不愿意,但是他必须拯救紫霞,必须化解人间的恨,他别无选择。
“生又何哀,死又何苦。”
虽然成为了齐天大圣,成了大英雄,但他对自己的生存状态极度不满。片子的最后,齐天大圣将他心中残存的至尊宝的影子幻化作一位夕阳武士,在对现实世界彻底失望后,只能构造一个虚幻的想象来了却这桩心愿,并借武士的口说出:“他好象一条狗啊”,一种自嘲,表达了对自己生存状态的不满,活得好象是一条狗一样。唉,一个男人的悲怆和无奈。
他好像一条狗啊,关于这句话,以上全文是我找寻的答案
在大漠城楼上,落日之下,夕阳武士和转世紫霞拥吻在一起。紫霞看着茫然若失逐渐远去的齐天大圣,心中似有疑惑,问:
“那个人样子好怪啊。”
夕阳武士看了,玩世不恭的笑了笑,说:
“我也看到了,他好像条狗啊。”
齐天大圣就这样落寂的扛着棍子走了,紫霞似乎有所发觉,这个才是刚才和她讲:“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里。我爱你!”的那个人,这个才是说过要爱她一万年的那个人。无奈,齐天大圣已经不是至尊宝,紫霞也不再是那个紫霞仙子。
从大话西游看人生,你看懂了什么。